多元化文化债务:或令Uber阴沟翻船的危机

多元化文化债务:或令Uber阴沟翻船的危机

资料图

然而,这种问题拖得越久,会变得越难处理,就像越积越多的债务。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过去两周,Uber遭遇一连串自招的丑闻的打击。首先,一位女性工程师反映在公司遭到性骚扰;接着,另一名女性工程师匿名反映也曾遭遇性骚扰。最后,Uber工程高级副总裁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在Recode挖出他之前在谷歌供职时曾被投诉性骚扰后宣布辞职。

这一问题并不局限于Uber。周二,特斯拉前工程师控告该公司营造性骚扰文化。2月,一位女性高管起诉备受资本青睐的创业公司Magic Leap,称该公司贬抑女性,营造敌对的工作环境。

Uber显然无法很快就撇清这种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不管是通过给慈善组织捐赠巨额资金,再任命一名“足够多元化的”白人女性董事会成员,又或者是大度地发布多元化报告。不管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公司全体会议上如何忏悔,如何信誓旦旦要痛改前非,这些问题都不会轻易得到解决。

多元化债务

就让Uber最近的丑闻成为所有其它科技公司CEO的一个教训吧:要是累积了大量的多元化债务,即便融资再多,你可能也无力偿还。

我们都知道财务债务的概念。你向银行借贷需要支付利息,你得偿还本金和利息。如果无力偿还,你就得申请破产。

科技创业领域一向以发展快速灵活而著称,但为了实现快速增长,往往积累上一身各式各样的债务。我们都懂得严肃对待技术债务。现在,我们是时候也正视多元化债务的成本了。鉴于Uber内部糟糕的文化,它也频频爆出丑闻,Uber如今可谓背负庞大的多元化的债务——一项不进行文化改造就无法偿还的债务。

看到你身背如此多的多元化债务,你长期的忠诚顾客可能会不再相信你的商誉,转而纷纷加入数十万删除Uber的人的行列。

看到你身背如此多的多元化债务,你的投资者可能会倒戈相向,站出来公开谴责你。

我们需要针对公司文化和多元化的Chapter 11破产法规。Uber需要申请多元化破产。

多元化债务因何而起?

企业是怎么招致多元化债务的呢?举例来说,几位联合创始人存在认知偏差,公司面临必须要找到合适的产品市场定位的存亡时刻,要进行种子轮融资,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将事情搞定”。

接着,这些往往不被觉察的认知偏差会在成千上万个有关人才招聘、产品、运营、薪资待遇、沟通等问题的个人决策中不断放大。如果联合创始人们不将包容性和多元化理念整合到他们最初的决策过程列为优先事项,那他们从公司诞生那一刻起所做的每一个决策都会让他们的债务恶化,问题只会变得越来越难以解决。拖得时间足够久,这些问题就会变得几乎无法解决。

跟财务债务和技术债务一样,多元化债务也是一种权衡取舍,有时候会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债务可用来实现杠杆效应,对于行动快速的创业公司尤其如此:现在就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东西,欠下的日后再还。如果资金流转快速的话,企业能够应付一定数量的财务债务;如果能够加快产品推出,那企业也应该能够应付一定数量的技术债务。

创业公司陷入多元化债务最常见的方式就是一开始就犯错:当它们招聘决定前十个雇员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创业公司都信奉速度至上:认为从原有的朋友圈招募人才要比辛辛苦苦地招募有着不同种族、性别和社会经济背景的人才高效得多。(招聘最容易找到的人往往都意味着招聘像你这样的人。例如,在种族方面,根据民调机构PRRI的调查,白人的社交圈白人平均占比达到91%,75%的白人只认识白人。)

创业公司创始人一般都会抱怨称,他们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解决多元化问题。公司发展初期进行这一折中似乎合情合理——毕竟,你并不确定自己的公司是否会找到合适的产品市场定位,更不用说是否能够到达争取规模不小的A轮融资的发展阶段了。但这些问题会越积越多。你或直接或间接地向你的团队传达出你的核心价值观不重视多元化和包容性。你招揽的前10个员工将会让这些价值观维持下去,到他们去招聘的时候,他们招到的人很有可能也跟他们一样。

举个常见的例子。给一个由5名男性工程师组成的团队招聘第一位女性工程师成员,并不容易。你很容易会找理由去延迟这项工作,继续积累你的多元化债务,你会想,等到产品出货了,等到你找到了合适的产品市场定位,等到你顺利获得了A轮融资了,你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去解决那件事情。然而,等到你“有更多的时间”时,你的工程团队已经扩张到7人、10人甚至15人。这时候招聘首位女性工程师就难上加难了,即便你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去解决该问题。

一旦你开始将同质化的雇佣惯例视作债务——限制你实现可给公司带来更大上升空间的员工多元化和创意多元化的债务——那你在多元化债务上就会多得多的选择余地。

谷歌的教训

文化债务和多元化债务的问题在于,它们所产生的利息呈现复利增长。

在拒绝相关要求多年后,谷歌在2014年终于发布了它的第一份多元化报告。在种族方面,情况尤其惨淡:谷歌只有3%的员工是西班牙裔,2%是黑人。谷歌2015年的多元化报告也没有什么变化:3%的员工为西班牙裔,只有2%为黑人。

在认识到多元化情况毫无改善之后,谷歌迅速采取行动——该公司宣布将投资1.5亿美元展开数十个项目,旨在扩大招聘范围,改善公司对属于少数群体的员工的公平性和包容性,等等。2016年6月,它的新多元化报告出炉:西班牙裔员工仍仅占3%,黑人员工仍仅占2%。

谷歌为什么没能改善这些数据呢?肯定不是因为缺少资源去解决问题,也不是因为公司内部缺乏对多元化的承诺。几乎每一家科技公司都陷入多元化债务,在解决多元化问题之前,你的公司规模发展得越大,所积累的债务也越多。谷歌将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它的多元化债务支付利息,而后才能开始减少本金欠款。

Uber、谷歌、特斯拉和Magic Leap只是一个系统性问题的几个备受瞩目的例子,该问题不会不治而愈。我们必须要开始解决现有的多元化债务——教育创业公司如何防止它的发生——因为它现在已经在制约科技行业的影响力和发展。

陷入多元化债务应该是一个选择,而不是默认选项。

多元化破产

Uber是公司深陷多元化债务的一个案例。

Uber推迟解决它的主要问题——公司报酬、晋升和奖励系统所基于的价值观和激励措施——拖了很长时间,以至于现在别无选择,只能够宣布多元化破产。

Uber形成已久的无礼和非人性化文化并不局限于一类职员。该公司上下有多类员工,从高管到管理层,再到工程师和司机,都认为骚扰、贬低和攻击女性是可接受的行为——不管是对女性同事还是对顾客。这说明Uber的文化问题已经根深蒂固。所积累的问题标志着Uber几乎所有的运营部门都出现系统性奔溃,包括人力资源、人才招聘、工程、司机运营、安全与信任以及营销推广部门。

正如贴个创可贴并不能医治手指的系统性感染一样,时至今日如果不采取激进的行动,Uber就无法复原。

要是Uber早在2012年刚开始收到性骚扰报告的时候,或者2013年因为发表性别歧视和可耻的帖子第一次引起业界强烈抗议的时候,就解决了自身的核心问题,那它今时今日可能会处在全然不同的境地。

第一次出现被司机性骚扰的投诉时,要是Uber马上推出全面的乘客安全项目,实施司机背景调查,放出对任何违反道德的行为零容忍的信号,它也许还有希望在2020年实现女性司机达到100万人的目标。要是该公司成功招揽如此多的女性员工,女性在公司内部的声音就无法被忽视,这会促使Uber在比2017年要早得多的时间点重新评估其部分有关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文化规范。要是它在这些问题2012年刚冒出时就认真对待,那它现在的处境肯定会不一样。

2012年,Uber有100名全职员工。现在,它有超过6700名员工,不包括所有的司机。也就是说,超过6600名员工在一种破裂的文化中接受培训、激励和奖励,破坏性的文化规范在公司上上下下内化,不断被强化。

Uber能做些什么呢?

那么,Uber现在能做些什么呢?有时候,面对系统性感染,你得忍痛断臂求生。

如果Uber想要开始偿还它的多元化债务,它需要开始进行内部清理,展开整顿公司文化的繁重工作。与文化和多元化相关的问题通常都是CEO的责任。对于称曾被上司性骚扰的前软件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的案件,Uber可能倾向于让HR、公关甚至是与案件有关的经理做代罪羔羊,但上梁不正下梁歪。

Uber必须要解雇所有有份造成为了业绩增长纵容性骚扰行为的文化的人,包括员工、经理和高管。这包括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和董事会成员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两人令这种不良文化一直持续下去。只拿出一两个像高管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这样的祭品是不够的。

下一步是承认自己的不足,寻求外部帮助。Uber必须要聘请外部的独立专家来调查和提供安全的渠道来有建设性地解决它目前的问题。Uber必须要承认,为了显著改善自身的文化,其当前的高层大部分都得收拾包袱走人。Uber需要表现出为公司最被忽视的少数员工提供安全且有包容性的环境的决心,表现出对实施任何违反道德行为零容忍政策的决心。它必须要将员工安全和乘客安全方面的计划放在第一位,它必须要让其数百万的顾客和股东知道它在乎大家的权益。

科技行业普遍表达了对Uber的强烈不满,这种团结一致并不多见——不仅仅是因为Uber无情对待我们的朋友和同事,还因为我们多少也意识到自己可能也处在危险当中。Uber的问题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我们自己不断增加的无形债务呢?

如果你是创业公司的CEO,你可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同于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你可能也做了一些类似的选择,可能也在积累类似的债务。如果你是VC,你可能会想要反思一下自己的公司,想想它是否存在多元化和包容性问题。

Uber是所有私有科技独角兽公司中体量最庞大的那一个——如果一个行业的领头羊如此肆无忌惮,那它就不算是非常健康的行业。让我们将我们对Uber的一点怒火转移到我们的行业和我们自己的机构组织上吧,以免我们也变成Uber那样。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目的仅在于为大家的思考和研究。如有侵权,请您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oKuKa.COM_酷咔IT头条 » 多元化文化债务:或令Uber阴沟翻船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