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如今到了魅族最需要改变的时候,杨柘又翻开《尚书》,找出【惟精惟一】四个字,呈到了黄章以及公众的面前。

谁来为 Pro 7 背锅?

杨柘是在 2017 年 5 月加入魅族的,虽然这个消息是在 6 月 1 日才正式对外宣布。杨柘在魅族的职位是高级副总裁兼魅族公司总参谋,负责魅族事业部市场营销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并直接向董事长兼 CEO 黄章汇报。

如此之高的职级,显示出的是黄章对这位手机营销老兵的极其重视;不过更重要的是,杨柘来到魅族,负责的正是魅族最为重要的高端手机业务部门——魅族事业部——的市场营销。

这里所说的魅族事业部,正是出自于魅族公司在 2017 年 5 月的那场架构调整。在这场调整中,魅族成立了魅族、魅蓝、Flyme 三大事业部;其中,魅族事业部负责 Pro 和 MX 系列中高端旗舰产品,魅蓝事业部负责低端走量;在人事上,升职为高级副总裁的李楠负责魅蓝,而黄章则亲自担任魅族事业部的负责人。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黄章直管,杨柘加盟,魅族冲击高端手机市场的野心显露无疑。

于是在 2017 年 7 月,魅族发布了旗下的旗舰机型 Pro 7,这款手机并没有跟随市场上已经渐成主流的全面屏设计,而是选择独出心裁地在机身背部加上一个小副屏,并美其名曰“画屏”。而在处理器上,虽然已经在 2017 年年初与高通达成了协议,但这款 Pro 7 却采用了联发科的 Helio X30 处理器。而刚刚加入魅族的杨柘,也为 Pro 7 量身定制了一句诗——双瞳如小窗,佳景观历历。

然而,这款不走寻常路的 Pro 7,没能成功。

很难具体说明风格独特的 Pro 7 究竟在哪些层面输给了竞争对手,但从魅族下半年的各种动态上来看,售价 2880 元起的 Pro 7 并没有赢得消费者的认可。发布会 5 天后,京东平台仅仅 25 万的预约量;随后从 9 月 25 日起至现在, Pro 7 的官网价格一路跌至 1999 元,期间更有 1699 元的成交价;其中在 11、12 月份还陆续传出取消 Pro 7 画屏订单、关闭 500 多家线下门店的消息。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与 Pro 7 销量不佳相伴随的,是由它引起的人事变动。2017 年 9 月,与杨柘一起加入魅族的华为前同事、担任魅族事业部副总裁的潘一宽离职,他曾负责魅族的海外营销业务;11 月,魅族销售部总经理褚淳岷离职,与他一同离职的,还有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除此之外,11 月 20 日,魅族还宣布将位于北京的广告营销相关人员调整至珠海。

到了 2017 年 12 月,魅族又进行了近年来最大的一次架构调整。除了白永祥职权缩减、戚为民杨颜被委以重任,杨柘的职权也发生了变化;他的头衔依然是高级副总裁,但职权却是担任 CMO 和战略总裁,调整之后不再负责魅族事业部的销售。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一款产品卖不好,总要有人为之买单。很显然,Pro 7 的锅最终被莫名其妙地甩给了销售部门,虽然它的问题似乎更多地出现在由黄章亲自负责的产品上。

全面屏时代的魅族

对于全面屏,魅族可能是所有国产手机厂商中心态最为复杂的一个。

一方面,小米 MIX、三星 Galaxy S8 的出现,让魅族意识到,全面屏已经是智能手机行业的一个产品发展趋势,而且这个趋势是必须跟随的。但另一方面,魅族在产品层面有着自己的坚持和特点,而这种特点恰恰是与全面屏相悖的。

一切还要从魅族手机上的那颗腰圆键说起。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2014 年,为了跟上当时已经兴起的指纹识别风潮,一向使用小圆点 + Smart Bar 解决方案的魅族,在当年底推出的 MX4 Pro 上,安放了一个可以实现指纹识别功能的 Home 键;这个 Home 按键在 2015 年的后续产品中得到改良,并在 2015 年 6 月 2 日的魅蓝 Note 2 上增加了 mBack 功能,形状也改为腰圆形 。

坦率地说,魅族的腰圆键是 2015 年手机行业产品创新上少有的亮点;这一解决方案后来被 ZUK、锤子等厂商效仿过。当然对这个方案最为满意的当然是魅族自己,在此后两年的产品中,无论是中高低端产品,也无论是 Android 还是 YunOS,这个腰圆键从未缺席,它似乎也成为魅族的一个标识性产品特征。

虽然魅族自豪并执着于这个腰圆键,但当 2017 年整个业界对手机全面屏的认知逐渐清晰,腰圆键反而成了魅族转向全面屏的一个阻碍。因为全面屏的一个基本要求是正面无按键;为此,不少厂商选择把指纹识别模块放在机身背部,而在系统层面采用虚拟导航键。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这个全面屏解决方案对于不少厂商来说很容易实现的,比如说小米、华为、三星。但魅族不一样,它从来没有采用过后置指纹识别方案,也从产品连续性的角度根本无法接受原生 Android 的三颗导航键,而且 mBack 已经成为魅族的一个产品特征——在这种条件下,魅族要想实现全面屏,其实是一件时间和工作成本巨大的事情,无论是在硬件层面还是在软件层面。

因此,虽然李楠曾经数次对小米 MIX 表示不屑并表达对三星 S8 的认可,但实际上他也对魅族在全面屏问题上的困难心知肚明。这种困难的客观存在,以及魅族对全面屏趋势的主观态度,让 Pro 7 与全面屏无缘;但作为全面屏缺失的一个补充,魅族为 Pro 7 设计了一个后来被证明用户并不买账的画屏。

于是,在 Pro 7 发布近半年之后,魅族终于在魅蓝 S6 上展示了它的全面屏解决方案:指纹识别被放置在机身右侧,虚拟小圆点带着 Super mBack 的功能回归。这是一个改动巨大的软硬件结合方案,但符合魅族一贯坚持的产品特征:坚决不使用指纹识别后置,坚决不采用三个虚拟导航键。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对于这个全面屏解决方案,魅族命名之为全面屏 0.1,并宣称它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最好的全面屏解决方案。

让魅族【重回】魅族

从产品的角度来看,魅蓝 S6 是一款及格的千元机。但它并没有很好地贯彻杨柘在发布会前两天提出的【惟精惟一】的魅族品牌理念,甚至有点背道而驰。

这次发布的魅蓝 S6 机身背部主 logo 有 Meizu 和 mblu 两个版本;不过前期发售的是 mblu 版本;这种做法显然是违背常理的。虽然魅族的人宣称 mblu 版本“买一部少一部”,事情的真相也许是:

在魅蓝 S6 开发前期是打算在背盖上采用 mblu logo 的,并且已经投入生产;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这一计划被临时取消,MEIZU 的 logo 字样被重新统一启用。而为了清理缘由的 mblu 后盖库存 ,才不得已采用了上述方案。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在产品已经进入量产阶段的情况下,还临时调整 logo 方案——除了反映出前段时间魅族在产品策略和品牌战略上的阵脚混乱,没有别的说法能解释了。而在一阵混乱之后,魅族终于下定决心打出【惟精惟一】的情怀牌,虽然它还得硬着头皮把 mblu 版魅蓝 S6 卖出去。

除了【惟精惟一】,魅族还有另外一张牌——黄章出山。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在魅族近几年的发展历史上,黄章出山似乎成了魅族处于低谷状态时的必备姿态。黄章上一次出山是在 2014 年 2 月黄章在公司内部宣布【从火星回到地球】;于是在剖析了小米的成功之道后,魅族进行了扩展品牌和产品线、引进外部融资、启动员工持股等一系列改变。

在魅族完成 6.5 亿美元融资之后,黄章似乎又【归山】了。而在接下来两年时间里,魅族又走向另外一个极端,频繁地召开发布会,销量也从 2014 年的 400 多万台飙涨 350% 至 2015 年的 2000 万台。2016 年,魅族疯狂地举行了 13 场手机发布会,手机销量 2200 万台,实现年度盈利。

然而,外界对魅族的印象是:魅族变了。

黄章第二次出山,是 2017 年 2 月的事情,他说要打造魅族 15 年梦想机——魅族 15;由于 2018 年才是魅族成立 15 年,黄章给自己留了一年的时间。不过眼下,这一年时间就要结束了。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由黄章亲自打磨的魅族 15,自然会是魅族旗下的一款旗舰精品,也是不少魅友所期待的。然而,现有的智能手机产品形态和市场格局都已经趋于稳定,唯一的产品亮点——全面屏——也在迅速普及并改进,而整个手机业界都在迎接底层技术带来的改变。倘若不从底层技术(比如说 AI 芯片)着力或者实现真正的全面屏,而仅仅在无关大局的产品细节处腾挪,即使注重产品打磨如黄章,恐怕也很难给魅族 15 带来石破天惊的改变。

但对于黄章来说,魅族 15 除了有致敬魅族成立 15 年的意义之外,还承载着魅族的 IPO 计划和未来。要知道,黄章在 2016 年初的年会上就曾经定下过【挺进 IPO】的计划,此后魅族开始追求利润和销量;到 2017 年 4 月,李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市是一定要上的】——但显然,Pro 7 的失利,让魅族的 IPO 计划再度后延了。

不管怎样,相对于【惟精惟一】和【让魅族重回魅族】这样的表态之辞,黄章的回归究竟能给魅族 15 和已经 15 岁的魅族公司本身具体带来什么样的实质性改变,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重点。毕竟在这个情怀已经不被相信的时代,一个响亮和精致的口号实在算不得什么。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

更何况,留给黄章和魅族的时间,也实在不多了。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目的仅在于为大家的思考和研究。如有侵权,请您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oKuKa.COM_酷咔IT头条 » [观察]让魅族重回魅族